“受魔法保护、着迷、着魔、乱七八糟。”

请千万抛弃我!
但请给我打钱。

……晚高峰八通线的后果:既不想出门,也不想活。

舍友说:
笑着笑着忽然岔气
于是停止呼吸

K2是我今天最喜欢的机器人

我还能喝点米汤呼吸也还没断
你们有什么可开心的
我还活着
你们怎么笑得出来

许立志
狂人日记

请给我一巴掌
作为诗人我怕死
我活到今天还没自杀也没打算自杀
我愧对媒体愧对大众
我愧对诗评家愧对诗歌史
请给我一巴掌

许立志
请给我一巴掌

“悲剧性闹剧”。

一个问题:
为什么,尼采,这么惨……
这 么 惨……

茨维格吹穆罕默德。
看得我想吹茨维格。

哈哈哈哈可是,“这全归功于他天才的构想”!先不说卡尔马克思是不是要喊不行了,茨维格您醒醒啊哈哈哈哈哈

《月亮与六便士》。
挺好看的,毛姆老师第一人称很善良,在用文字描述画面的时候相当不卑不亢。
……比《面纱》善良多了面纱真的吓坏我。
让我觉得叙述者和画家实际上可以合并成一个人,前者是你脑子里更冷静一些的那个声音,就像卡在你声带里的一块骨头,圆柱形的。画家则是你时常上线的绝望热烈,情绪可以概括成:我不想死了!!或:我不想活了!!
想着就觉得激动和难过。该画家兼具“我要反抗”和“我要去死”似的。
叙事方式也挺有意思的。
然后看茨维格,人类群星闪耀时,讲到拜占庭建墙,哄堂大笑。

© 水底下有红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