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魔法保护、着迷、着魔、乱七八糟。”

太令人吃惊了,国立图书馆竟对我们锁上了大门!

艺术家


艺术必须不断攻讦政治,直到政治不再攻讦艺术。

2018年11月16日,穷苦的作者陷入诉讼的监牢

如果监牢无需诉讼,那么有诉讼本身顶上

你完全可以想象艺术家的生活,只要你给出一丝保佑

“走吧/朋友们/让我们送走每一个博尔赫斯/

走进那红色的雪地去”

我们小艺术家就靠的是一丝保佑

我不能吃得上饭,吃掉键帽缓解穷困,嚼碎口腔才敢写出疼

表达者的宿命是被误解

表达者没有被管制的使命

我得记住了永远不低头

因为他们正在敲响我的房门,我造梦用的腐朽门帘,都是绳子

“然而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

当他们手里有枪,我只好写完这个字

我的老师在课上讲...

“世上有足够的地方容纳彩虹般色彩各异的马匹和诗人。”


是巴勃罗•聂鲁达!

Be Free! 

“那是一场海难,我被遗弃在人类的海岸,发现这里并不完全通人情,也少有善意。”

我是一颗滚石 ! 

书名号 我的诗篇:当代工人诗典 反书名号

为什么这个软件不让我打标点符号哦

是27年一代的写作者,不写情诗的时候是个不想活的悲观视角持有者,因故国西班牙而失望,去往英国。写情诗的时候要做爱不要战争。

嗯……我了解得还不多,改日再议。

© 水底下有红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