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魔法保护、着迷、着魔、乱七八糟。”

1981年,圣米歇尔大道上。

马尔克斯喊道:“大师!”

他喊得隔着街。

海明威回答:“再见,朋友!”

“哎呦,哎呦,看您,这只不过是爱情!”

“那时候联盟中还有理想主义者,能力卓绝的五星猎人不断涌现,传奇都在世,等待探索与发掘的世界广大,随处充满惊喜。”


疯狂想念疯狂植物园。


神算子脸盘儿红润丰满年轻,在天桥栏杆上靠着,黑T恤蹭在铁丝网上脏了一块儿。

她跟人搭讪:“来听听你的故事。”

她才不管人家什么反应,在那唠唠叨叨一连串人家本人的所见所言所经过。

中年男人怒斥她扯淡,“前三句还好后面纯粹胡编,我自己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神算子撇了撇嘴,露出一种活人看仇人的坟头那样的轻蔑:“因为你看不见。”

机械键盘获奖感言

这东西让我想起电报发报机。间谍先生脸色阴沉动作沉稳带着狂飙的肾上腺素和心跳坐在发报机前面,打出来的每句话都名不副实,金属撞击声干脆轻盈地连成一片。

天阴得要下雨,暗淡的白色灯光从灯管逃逸出来黏在他苍白的脸上。他额头渗着汗水。他不能出错。

然而他先问:你看到我领带夹了吗。

林老师什么时候写新剧啊
你团什么时候发新专啊
我什么时候暴富啊
啊。
这个句式像蝙蝠声波定位。

“因为他只是一个有钱的壳子,而我们是一群穷死的灵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论王牌特工与死亡生存哲学》。

删了不知道多少条了,点都点不进去。
这边儿走,这边儿走。

© 水底下有红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