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魔法保护、着迷、着魔、乱七八糟。”

普利策&汉密尔顿

不是AU,可能会变成AU。对比。

二者:移民。

童年时期历经多场死别。(后来普利策拒绝参加任何葬礼,而AH…后来历经了自己儿子的葬礼。)

少年离家来到美国。

手头没钱。

普利策的工作换得多一些。在得到《西方邮报》赏识而得到写手工作之前做了很多服务业,把牛排扣到了客人的头上。

用枪。普利策和人决斗,俩人都没事;汉密尔顿和人决斗,对方没事。由此可见普利策同学比AH…不要脸一些。

写手起家进入政界。遇朋友兼上司赏识。

AH和拉法叶年龄尚小的时候有华盛顿爸爸管人身财产安全;普利策同学则只身一人,比较作,谎报年龄多次,二十一岁进入政界卷入蓄意谋杀,再年轻一些的时候迷恋托马斯戴文森本人(可能还有他的思想),写信文风仿佛一个法国人。

还没看完。但这个young scrappy and hungry也太熟悉了,书说:

“如果有天你遇到你自己这样的人,那就糟了。”

也不一定。万一呢。

哦对,AH在革命中挣出一席之地;1848年之后受那场革命(当然还有南北战争)的影响,普利策来了。哦他还乱闯议会,和那位辩论长达六小时异曲同工。那位是想让人闯出去呼救。

一句有趣的话:政治是新闻的命脉。

显然那是可供讨论的政治和可供阅读的新闻。

以此为收尾:

“你知道我为什么而内疚吗?我在想念!这很可怕,是吧?但更糟糕的是,我在想你!”

来自普利策给戴维森的信。

评论(1)
热度(4)

© 水底下有红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