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魔法保护、着迷、着魔、乱七八糟。”

一个嘲笑:

现象:吃饭比什么更重要?

态度爆炸着让你放下手机好好吃饭的家长,其实不是单单就“你不好好吃饭”一事发出抗议,而是在“家人”“吃饭”的社会意义和“你屏幕对面的人和事物”之间默认你选择前者。

何来的自信?若我想见的人在手机对面而面前食物对我来说只有“生存”而没有“生活”方面的意义?

以至于在没有与发出非议、抗议、动议者进行各自的辩护之前,态度爆炸本身毫无意义。何止态度爆炸毫无意义,捏着手机的人的抗议也毫无意义。

(2333何止未经民主讨论的决定毫无意义,经过了民主讨论都可能仍然毫无意义。)

但这个情境的双方之间三观可以见得并不匹配了,家长没有时间、心力和能力进行民主讨论,而捏着手机(其实在谈恋爱或者看文或者…哎就是玩儿个抄袭游戏这件事也需要解决啊)的人出于某种高估和低估不会主动发起讨论。

以至于让你放下手机的人,对其正在把自己和什么作对比一无所知。哈哈哈就很像:u have no idea.

当然啦这不是说亲情意识寡淡是什么好事,也不是鼓励不好好吃饭而转去在此时间段观赏色情文学。

话说回来,欣赏色情文学永远不晚。




评论(1)
热度(5)

© 水底下有红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