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魔法保护、着迷、着魔、乱七八糟。”

可能性这个说法一直很有意思。《少数派报告》里,斯老师设计的“你还有另一种生活的可能”就很有趣,让我想起poi,在犯罪和死亡发生之前加以制止,只不过是为了再给你一种像死掉的海蜇一样前途未卜的可能性,像被替换了眼球的命运女神那样的第二次机会。可能用了最后十分钟对耳麦大喊,审讯、隔离审讯、质问、逃避质问,一败涂地和绝地反击。也可能不。
这个命题在X战警逆转未来甚至俄狄普斯的故事里都是一样的。选择改良了,输了赢了,少数派报告就是“发糖的au里的那个你”。
然而小研究员的下落没有讲清楚。其他都很好,叙事结构也显得商业但是不庸俗,斯皮尔伯格拍了这部,拍了人工智能,拍了头号玩家,霓虹灯光托着他升上半空,他就是那块海啸里稳成奇迹的冲浪板。...然而我不大喜欢男主的长相。那张脸太典型了吧下一句就是嗓子断了的,因为我就是蝙蝠侠。
科林法瑞尔在这部里倒还是好看的。长睫毛垂下来,湿漉漉的,既不纯良又可侵犯,背带象征权势,可他是权势的宠物。他将死于不可预料和微不足道。
预言家则是那个行走的命运本身,这又何苦扯上全能神母题,女孩子比那位上帝可信得多。

评论
热度(6)

© 水底下有红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